导航菜单

摇钱树

  日暮黃昏,夕阳斜照,许庭途经一片树林,被骤起的浓雾挡住去路。他策马前行,没多久便迷失在一片白茫茫之中。
  
  许庭调转马头欲原路返回,此时,突然笑声四起,听着似远又近,此起彼伏透着诡异,让人不禁汗毛竖立。他滚鞍下马,抽出佩刀横在身前,防范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。
  
  微风轻拂,浓雾转瞬散去,树林已在许庭身后。前方不远处有个村子,他收刀入鞘,牵马过去,只见房屋皆由金石垒砌,玉瓦铺顶,金碧辉煌,好不气派。街巷行人往来无不穿金戴银,一身贵气,他们个个眉眼弯弯,笑声仿若银铃。
  
  许庭心中升起重重疑云,一个密林深处的小小孤村竟然奢华至此,村民的举止也古怪得很。他从京城赶来,奉命调查附近一带大批村民失踪的案子,眼前所见颇多反常之处,不管与失踪案有无关联,他都要查个清楚。
  
  许庭打定主意,拦住迎面走来的一位老汉,客气地问道:“老伯,借问一下,这里是什么所在?”
  
  老汉笑个不停,摇着脑袋摆着双手,许庭不解其意。
  
  “他不能说话,不会回答你的问题。”一旁的馄饨摊上,正在擦桌子的年轻妇人插嘴说道,眼睛却并没有看向许庭的方向。
  
  “哑的?”许庭心中疑云更重了一层,可他笑得出声啊。
  
  “谁说不能说话的就是哑巴?”年轻妇人有些生气,尽管仍是笑着,但说起话来却毫不客气。
  
  许庭走到馄饨摊前,正要询问一番,年轻妇人却一转身撞在椅子上,晃了两晃摔倒在地。许庭这才发现,她的眼睛虽与常人一般无二,却神采空茫没有焦点,竟是盲的。
  
  年轻妇人站起身,似乎对许庭的想法略知一二,说道:“看不见东西的未必就是瞎子。”
  
  许庭心想,村子怪诞,村民也让人摸不着头脑,不想再多费口舌,拱了拱手告辞而去。没走几步,看见街角的巷子里,跑出来一个梳着小髻的女孩儿。她边跑边笑,不留神脚下踩了坑,撞到一旁正巧经过的牛车上,碰翻了上边的馊水桶。馊水混着菜叶与饭粒满街横流,一股酸臭味弥漫开来,熏得许庭差点吐出来。
  
  “乱跑什么!”赶车的大叔一边收拾满地狼藉,一边大声呵斥,对恶心的臭味仿若没有感觉。
  
  女孩儿从地上爬起来,手臂擦破了,鲜血滴滴答答流淌下来。
  
  “你流血了,疼不疼?”许庭掏出巾帕,帮女孩子包扎。
  
  女孩子笑答:“不疼。”


  
  天色越来越暗,最后一丝天光消失在夜幕里。
  
  “痛死我了!”女孩子突然一声嚎哭,紧接着,赶车大叔也连声作呕,馄饨摊的年轻妇人过来帮着赶车大叔收拾,还不住地抱怨:“臭死了,这还怎么做生意。”哑老汉也跑来,大声责怪女孩的冒失行为。
  
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,仿佛随之开启了某个机关,哑的说话,盲的能看见东西,鼻子失灵的恢复正常,没有痛觉的感知到了疼痛。再看周围的人,都不再发出笑声。
  
  许庭眉头紧锁,从衣兜里掏出腰牌给众人看了看,然后问道:“这个村子诸多古怪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“官差大人,”老汉开口,脸上万分忧郁,“此村并无稀奇,村外树林却另有玄机,人们称它为摇钱林,林中树木都是摇钱树,只要摇一摇,财宝就会落下来。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想要万贯财富,就要付出代价,财宝不用别的来换,单要人的能力,视力、听力、讲话的能力、嗅觉、味觉、触感等等,不一而足。摇一次失去一种能力,摇过摇钱树的人,还会不断发笑,但这些只在白天有效,到了夜间人们就会恢复正常。树林外一带多发水患,大水过后常有瘟疫,人们生活困苦,好多村民都来摇宝。可是这树林诡异,遍生迷雾,叫人进得来却出不去,所以都不得不在此落户。进来的人越来越多,便形成了这个孤村。”
  
  许庭眼前一亮,他为查失踪村民的线索而来,竟然误打误撞遇到了,他赶紧劝人们跟他回家。
  
  老汉却说:“要想出去,必须放弃所有财宝。人们穷困怕了,又有谁能舍得。而且要走就一个人都不能留下,只要有一人偷带财宝,半路上便会发生不可预知的危险,到时候谁也走不了。”
  
  许庭一脸沉痛地说:“我走访过几个村子,失踪的人生死不明,你们的父母兄弟万分焦急,有人的老娘哭瞎了眼,有人的兄弟为了找人跑断了腿,还有人郁郁而终,你们想想,失去了亲人,拥有金山银山又有什么意义。”
  
  听说来了官差,陆续有人围了过来,许庭的话让他们想起家中亲人,都不由得泪湿两行,沉默了半晌,都下定决心回家。
  
  大家有了决定,接下来就要商讨出去的办法,许庭看向老汉,问道:“浓雾迷惑人眼,要砍光摇钱林才行吗?”
  
  “不必,”老汉摇头,“摇钱林遍地都是摇钱树,其中有一棵树王,生在南坡之上,树冠中藏了一只钱虫,惯常吞吐迷雾。它本生于土壤之中,因贪恋树王金贵华美,花了一大笔钱让人将它带到了树上。只要让钱虫重归于黄土里,迷雾就不会再出来作怪了。”


  
  许庭听后立即就要出发前去南坡,老汉赶忙拦住:“此去路上难走,还是让村里的年轻人去吧。”
  
  “我此次前来,找到你们是我的任务,”许庭摆手,“带你们回家是我的职责,请诸位等我的好消息!”说罢抱拳拱手,转身离去。
  
  许庭在摇钱林里穿梭而行,按照老伯的指点直奔南坡,眼看前方出现一株金黄色的参天大树。他脚下的乱石棱角变得无比锋利,堪比刀刃一般,只能分外小心前行,但仍是摔了几跤,当他终于爬上南坡走到黄金树下的时候,他的靴子已破烂不堪,浑身满是伤痕。
  
  许庭忍着疼,借着皎洁月色,仰头寻找钱虫的踪迹。这时,一个如幼儿般稚嫩的声音从树上传来,“真是个傻子,他们之中没有你的父母,也没有你的兄弟,你千辛万苦到底为了什么?”话音落处,一个闪着流光的肥嘟嘟的金黄色大虫子从树冠里探出脑袋。
  
  “古人云,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,”许庭抽出佩刀指向钱虫,“你这只坏虫子又怎么会懂得。”说完手脚并用,借助刀尖刺进树干迅速向上攀爬。

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微信打赏
    微信扫描打赏

相关推荐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二维码